new breeze

taken by SX-70 sonar, PX680

不久前T.I.P推出的PX680試用版, 終於都試用了. 剛發佈的時候其實我覺得還有待改善, 而權威人士也和我說試用版玩玩就好了, 叫我等改良版, 但結果最後試片出來的效果比我預期的好.

PX680的色彩呈現明顯比之前的PUSH給力很多, 很容易就出到顏色, 唯一仍待改善是在室外(我想其實不是室外, 而是在淺色調的地方)會稍為偏黃, 但這偏黃其實也可接受, 沒大家想的那麼黃, 如果看到其他人的片黃得很厲害, 那可能只是對方掃描時沒有調回原色而已.

另外遮光也是很重要, 如果吐片時不遮光, 那出來的片底下會有像漏光一樣的紅斑, 但正常吐片時立即有黑紙遮蔽的話, 那出片就會很正常.

至於用PX680是不是一定要用600型相機, 其實也不一定, 就像以前SX70用600相紙一樣, 稍為調暗就可以, 如果是用original就最好加ND.

其實只要大家相信, 以前溫暖的pola一定會回來的, 沒有東西是不可能的.

 

Posted by  at 09:37:00 | More | Edit | Comments(13) 


清空香港

taken  by FM2

走在肩碰肩的街上, 人潮無際.

你說的話不是對我說, 我說的話也不是對你說, 只因大家的距離就是這麼親密.

想要寧靜, 有人叫你去郊外, 有人叫你去石澳.

但我不想去, 在原本平靜的地方發現平靜, 這其實不是發現.

把不想看的東西回避, 走到遠方, 不代表是真平靜.

清空內心, 你才會看到以前看不到的平靜城市.

 

*今次的照片部份是給新一期《文藝風像》多啦A夢主題拍, 雜誌內的香港街景照都加了插畫.

 

Posted by  at 01:11:00 | More | Edit | Comments(36) 


得如如夢

taken by OM1

如果想起舊式酒樓, 我一定想到油麻地的得如, 很多年以來, 在它的門口經過無數次, 懷舊而凋零的門面總讓我很好奇, 究竟樓上是一個怎樣的地方?

對於它, 我一直只用童年的記憶去想像它. 當我還是孩童時, 除了得如, 油麻地還有另一家齊名的老酒樓叫雲來. 有一次, 父親帶我去見識一下舊式酒樓, 於是就去了雲來, 我和父親坐在窗邊的卡位上, 窗邊掛滿了茶客的雀籠, 人聲和雀聲都混雜一起. 父親叫了一碟乾炒牛河, 但卻遲遲不上菜, 結果父親就很氣的說那些老侍應服務差態度差....而這些童年記憶也一直影響著我對這些舊式酒樓的印象.

情人節晚上, 和辛苑去到得如吃飯(這情節實在太奇怪....), 第一次上到得如的二樓, 簡潔得仿如沒裝修的米白色大廳帶有一種80年代的味道. 在我們周圍只有6-7桌有人, 而且都是50歲以上的大媽和老男人, 那一刻我就覺得我們像去錯了幫會講數的酒樓, 有一種誤入人家地盤的感覺. 這班老人絕不是上環蓮香樓那種帶點貴氣的茶客, 更多得反而是在油麻地廟街打滾多年的老江湖, 即使坐在遠遠, 似乎還是感覺得到他們的氣場.

油麻地的繁華早就過去, 窗外的霓虹燈雖然仍七彩奪目, 但卻反襯得大廳一片寂寥, 酒樓老了, 江湖沒了, 我和辛苑的出現其實沒打擾他們, 今夜的他, 還是一人獨飲.

 

Posted by  at 00:33:00 | More | Edit | Comments(13) 


優雅的市井味

taken by OM1

一個人喜歡去哪些地方吃東西, 大抵可從中了解到他是一個怎樣風格或性情的人.

那天第一次見辛苑, 在咖啡店坐了一會後我們和蒯就去了附近的大排檔吃潮州粉面.

紅色斗篷在大排檔內顯得很觸目, 就連老板娘也要我給她和辛苑來張packfilm合照, 還叮囑着下次要再來.

結果原本平淡的晚飯, 就在一片熱情爽朗的氣氛中結束.

所謂風味和地道, 其實除了味道外, 還需要有與之配合的大叔, 市井街色和人情味, 那你才可以嘗到味覺以外的這份真味.

 

Posted by  at 01:51:00 | More | Edit | Comments(27) 


太平山街

taken by OM1

百年的觀音廟, 香燭店, 藝術味的時尚小店, 咖啡店, 廢物回收店, 以及經營了數十年的街坊店舖, 它們之間好像沒有任何關聯.

但其實它們都在同一條街的十字交界處, 有緊貼的, 有對望的, 既反差強烈, 又平靜和諧.

就像走在大街上, 身邊經過的都是各式各樣的人, 無論身份, 大家始終互相尊重.

 

Posted by  at 02:19:00 | More | Edit | Comments(8) 



共34页 第一页 上一页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