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山道

taken by Bronica sq-a

離開咖啡店後, 我們去了朝陽公園, 那天公園顯得很冷清, 沒有多少人. 我們跨過牆, 走進了一個過山車的場地. 過山車很久很久也沒坐過了, 但坐在車上高低起伏的沖上沖下, 那幾分鐘的車程在緊張中不消一刻就過去了, 至於在軌道上看到什麼, 似乎也從沒時間顧及, 就算看到過, 又是否真的可記在心裡?

記得去年夏天去上海時有兩天去了杭州, 那天旅館的老板發消息給我, 問我去了哪, 說禪嬋來了旅館住, 那時我既意外又有點無奈. 第二天晚上我坐動車回上海, 老板又問我回來沒, 說禪嬋快走了. 結果當我回到旅館, 老板說她剛走了. 其實那時我想就算趕及見一面, 那和坐在過山車上看風景也只是差不多, 所以那時我也沒特別勉強要趕回去, 兩個人見面, 有時就算有多巧妙的機緣, 甚至你多主動, 時間未到就是未到.

那一天, 我和禪嬋走上軌道上, 坐在上面的一個小平台, 第一次在上面看旁邊的過山車軌道和下面的景色, 也只有這種可停留的時間才讓人難忘.

面對很多話的禪嬋, 我那天其實很大壓力, 那天她問了我好幾次相同的問題: 你究竟是不是真的想見我的? 搞到我也忍不住笑著說: 當然想...

 

Posted by  at 01:51:00 | More | Edit | Comments(12) 


溫情的地圖

taken by Bronica sq-a

離開北京的前一日, 再一次約了禪嬋, 約了中午在三里屯apple store等, 但我卻走過了頭....正當疑惑的時候, 禪嬋就在前面看到我, 問我: 是看到我所以走過來嗎? 我答是....哈

那天她原本約了我去溫情地圖咖啡店, 其實我是有點不想去, 因為第一次見她就已經是在咖啡書店了, 所以我還是想在外面走走, 但一時之間又想不到去哪, 結果最後還是聽她去了咖啡店. 咖啡店在三里屯的一個小區裡, 很小的一家, 我們坐在外面的小陽台上, 禪嬋說這裡是她最喜歡的咖啡店, 想一個人的時候都會去這裡....那一刻我發現我差點浪費了她的心意. 我想每一個人都一定有一個屬於他自己的咖啡店或小地方, 當你想一個人靜靜的, 或想去思考一些東西, 或心情不好的時候, 這個地方總會給你溫暖的感覺, 安撫著你的內心, 讓你慢慢回復平靜和信心. 而每當朋友來香港, 我也一樣喜歡帶她們去我最喜歡的私密咖啡店和茶餐廳, 因為這是我認為最好的地方, 而你也是我心裡重視的朋友.

每一個城市都有它的好與壞, 除了它的內涵文化和表面風景外, 朋友其實才是影響你對這個城市觀感最重要的一環, 因為有她們在, 這地圖才不會冰冷, 而是充滿溫情.

 

Posted by  at 02:07:00 | More | Edit | Comments(9) 


Amilal

taken by Bronica sq-a

沿著那條只容兩個人通過的壽比胡同, 推開那扇貼有門神的紅色四合院大門, 我誤以為我進入了某人的家.

沒有西洋古董, 有的只是一種中式的老北京味, 屏風間隔之間, 坐著幾對中年的男女.

沒有咖啡, isa給我叫了我也忘了是什麼的酒水, 看著牆上掛著一幅幅特有風格的蒙古黑白照片, 原來都是老板的作品.

那晚光線很昏暗, 我和isa斜對的坐著, 她靠著牆, 說不要拍她了.

她說不好看, 但其實我想說美不美根本已經不再重要了.

 

Posted by  at 01:47:00 | More | Edit | Comments(11) 


遁入空門

taken by FM2

記得第一次知道段府, 並不是從北京朋友們的照片, 而是那套夏雨主演的《陽光燦爛的日子》, 當時看到夏雨在這棟華麗的老建築屋頂上走來走去, 偷偷的潛入裡面的房間, 當時的我是有多羨慕.

這棟清末的陸軍部建築, 應該是北京剩下來最美的近代建築了, 那天我和朋友一起來到這裡時, 遇到一位熱愛北京舊建築的中年男人, 他給我們娓娓道來這建築的特點, 但其實對我來說, 建築只是外表, 再美的建築, 現在也只不過是個空殼. 而段祺瑞執政府中的這個段祺瑞, 其實才是這裡的靈魂.

段祺瑞身為一個北洋軍閥, 可能多數人都認為他也不是什麼好人, 我以前也這樣想, 但後來看了一套有關北洋軍閥的歷史紀錄片, 我才發現他其實是個蠻有個性的軍人. 在第二次直晥戰爭給吳佩孚打敗後, 段祺瑞沒有像其他軍閥的逃走去其他使館, 而是回到北京的家裡, 部下問他為什麼不快走, 他就說我為什麼要走? 結果最後打勝仗的吳佩孚進入北京城後, 反而去到段府向段祺瑞道歉, 之後就帶著軍隊離開北京, 而自始之後, 段祺瑞也心灰意冷, 不再復出. 後來張作霖被日本人炸死, 日本人想利用段祺瑞做華北的傀儡, 但正在北伐的蔣介石知道消息後, 就怕段祺瑞被利用(段祺瑞是蔣介石以前軍校的校長), 於是把他接去南京, 並想他復出做總統, 但卻被段祺瑞拒絕. 其後段祺瑞去到上海和女兒生活, 學起佛來, 最後更遁入空門, 不久後就平靜的離開了這個煩亂的塵世.

在這個段府裡面, 可能有很多人不同的記憶, 或者像我認識的朋友在那裡上演過的愛情故事, 但當我真正來到這裡, 看著這棟灰色空蕩的華麗建築時, 我覺得段祺瑞的遁入空門, 其實才是這裡的最佳寫照.

 

Posted by  at 02:26:00 | More | Edit | Comments(17) 


Rki成長日記 2

taken by Bronica q-a

最近又給Rki拍了成長日記, 看回以前給她拍的照片, 發現她好像每一次也不一樣. 由最初的稚嫩到現在的稍為成熟, 而這個轉變也不是裝出來, 而是真真正正經歷過一些事而表現在臉上.

Rki說我不喜歡她笑, 其實不是不喜歡, 只是一個笑臉會把其他表情都遮蓋了, 無論是臉上的表情, 還是內心的表情. 看著一張平靜的臉, 可能才是最真實的自己.

 

Posted by  at 02:16:00 | More | Edit | Comments(18) 



共34页 第一页 上一页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