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最後風景

taken by FM2

離開睡蓮弄, 拖著行李走回頭路準備坐車回家, 前一日陰雨天走過的景物, 今日在陽光下突然都有脫胎換骨之感, 原來蕭條的老街, 現在卻多了份悠然的生活氣息. 那一刻, 我真的有一種每樣東西都想拍的感覺, 每一個角落也可以是一個拍片的場景. 特別是街角的那家小餛飩店, 裡面只有兩三張紅桌布小桌, 我總覺得坐在門前那桌一邊吃著東西, 一邊看著透明玻璃門外的街景是件多簡單而美好的事, 那影像單想像就想拍下來, 下次一定要和朋友完成這一想法才行.

走到最後, 經過一檔賣冷棒汽水的小檔, 小孩子圍著冰櫃, 街坊就在後面閒聊打牌. 我買了一條綠豆冷棒站在旁邊吃, 小男孩走到老爺爺面前說沒帶錢, 說回家再拿錢回來, 老爺爺說行行行...就把冰櫃打開給小男孩. 小女生來了, 老爺爺說茶葉蛋加價了, 小女生左思右想, 最後還是把想吃的東西都買了. 那一刻, 我覺得特別幸福, 因為眼前這些微不足道每日也可能上演的情節, 其實又有多少人會靜靜在旁邊細看? 路不一定要暴走, 有時停下腳步, 你會發現更多遺忘了的細節.

 

Posted by  at 02:03:00 | More | Edit | Comments(15) 


睡蓮

taken by FM2

結束上海之行的前一天, 下著雨, 刮著大風, 冷得我差點不想出門, 但最後我還是決定去一個新地方走走. 我想去的是一個有很多舊弄堂的區域, 但那天我似乎走錯了反方向, 只看到一些不太完整的老弄堂, 但隨便亂走, 去到一個破舊而植物處處的老弄堂, 我卻被某家門前的一缸睡蓮驚嚇了. 在這樣灰沉的天色和弄堂裡, 養在舊浴缸裡的睡蓮似乎散發著一種魔力或詩意, 那一刻突然之間就讓我著迷起來, 就像發現了什麼寶物一樣. 也是這一刻, 我發現了我的每一次旅程的最後, 我都會遇到一些特別深刻的意外風景, 就像宿命一樣.

第二天真正離開上海前, 因為天氣好轉我決定再去一次睡蓮弄堂. 弄堂沒了昨日的陰冷氣氛, 衣服白布今日在陽光下輕盈的飛揚起來, 睡蓮的主人看到我拍照也走來和我聊天, 說蓮花下星期應該就開了, 看到旁邊的花木乾乾的, 他又突然開了水喉澆花, 說這樣拍會好看些...於是我也順他意思隨便按了一張....

其實我反而想拍他, 一個很平常狀態的他, 大叔初時也不太願意, 但說多兩次, 大叔又沒所謂了. 但當我準備要拍時, 他卻給我一個V字手勢....雖然這不是我想要的, 但想想或許這才是大叔的真性情, 那一刻我覺得這大叔其實蠻有我的風格....哈哈

盛夏的時候, 我會再來一次, 希望那時還可以看到開花的睡蓮就好了.

 

Posted by  at 01:45:00 | More | Edit | Comments(4) 



共4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