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昏最後的冰湖

taken by Bronica sq-a

踏上2月底昆明湖最後的冰面,見了很久不見的朋友,我們好像已不再是可以在冰上跑起來的年青人了。

但慢慢走,在迎來冷風的同時,細細感受那橙黃的溫度,我們的內心會變得更從容踏實。

 

Posted by  at 01:50:00 | More | Edit | Comments(2) 


One Dream

taken by FM2

綠色的胡同,乾乾淨淨,清清冷冷,紅色的大宅門上,你用粉筆寫上"One Dream"的字,這是一個怎樣的夢?

拐彎轉角,有時會看到一對小兄妹在奔跑追逐,有時會看到鄰居和樹下坐在輪椅的老爺爺閒話問候,有時又會看到赤裸上身的爸爸和兒子一起玩耍,這一切在這片破舊的老胡同裡都顯得特別親切而有生命力。

走到一個胡同十字口,眼看一個少年大步爽快的在轉角走過,突然之間有種自己也不明白的興奮之情湧上心頭,激動的我甚至要立即發手機給北京的朋友,和他分享那一刻的感受。也是那一刻,我找到了我在北京的感情歸屬。

有時一兩個老外遊人從前門大街誤闖其中,看著他們的神情,會感覺到他們也有著和自己一樣的意外喜悅。

朋友說這是最後的一片真正的老胡同。One Dream,這是一個簡單而微小的夢,希望可以一直保存下來,而不是成為你我記憶中的最後樂園。

 

Posted by  at 01:02:00 | More | Edit | Comments(7) 


演出。胡同。合照

taken by Bronica sq-a

過了半年,那一晚在方家胡同再一次見到禪嬋時,一時之間又認不出來。。。那一晚約了大家一起去聽禪嬋的演出,小躺說禪嬋是他最喜歡兩個歌手之中的其中一個,另一個是誰我也忘記了,或從沒放在心裡。。。而我其實比小躺更專精,因為我只喜歡聽禪嬋(笑)。那一晚,大家選的位置真好,剛剛就面對著禪嬋彈琴的位置,坐在我前面的小躺弟弟還把椅子移開,讓我可以正看著禪嬋唱歌和彈琴,那種感覺就像只有我一個人在聽一樣,那一刻真的真的很好!不過奇怪的是,期間我也不忘看小躺表情,看到他那專心陶醉的樣子,我就覺得自己分心太可惡了。。。

每一次見禪嬋的時間都很短,總覺得沒拍多少張照片,其實我很想給她拍很多很多。她雙眼看著我的時候,我有時會想笑,她表情有點酷,但看著看著又有一種溫情在。有一晚整理照片時,看著看著就有點不知明的感觸,在北京拍了很多很多片,但最喜歡卻反而是那幾張。而小躺給我們拍的那張合照,也一樣很喜歡,那表情真的。。。(笑)很快禪嬋就要到巴黎,我後來才想到我應該送她一張POLA,不過也沒所謂了。等妳回來時,到時給妳拍更好的,我和小躺也會很想妳。但那時我們可能又認不出妳。。。哈哈

 

Posted by  at 01:24:00 | More | Edit | Comments(7) 


天空之城


taken by Bronica sq-a

走進高爐底下,突然有種進入宇宙飛船的感覺,昨日的高熱火屑,今日卻只剩下一條光柱從天而降。

百年前的理想,就像天空之城一樣,慢慢被人忘記,撥開荒草,來一場神奇的探索。

面對偉大的荒景,靜聽當中的沉寂,渺小的內心又給了妳怎樣的回應?

 

 

Posted by  at 02:30:00 | More | Edit | Comments(7) 


過山道

taken by Bronica sq-a

離開咖啡店後, 我們去了朝陽公園, 那天公園顯得很冷清, 沒有多少人. 我們跨過牆, 走進了一個過山車的場地. 過山車很久很久也沒坐過了, 但坐在車上高低起伏的沖上沖下, 那幾分鐘的車程在緊張中不消一刻就過去了, 至於在軌道上看到什麼, 似乎也從沒時間顧及, 就算看到過, 又是否真的可記在心裡?

記得去年夏天去上海時有兩天去了杭州, 那天旅館的老板發消息給我, 問我去了哪, 說禪嬋來了旅館住, 那時我既意外又有點無奈. 第二天晚上我坐動車回上海, 老板又問我回來沒, 說禪嬋快走了. 結果當我回到旅館, 老板說她剛走了. 其實那時我想就算趕及見一面, 那和坐在過山車上看風景也只是差不多, 所以那時我也沒特別勉強要趕回去, 兩個人見面, 有時就算有多巧妙的機緣, 甚至你多主動, 時間未到就是未到.

那一天, 我和禪嬋走上軌道上, 坐在上面的一個小平台, 第一次在上面看旁邊的過山車軌道和下面的景色, 也只有這種可停留的時間才讓人難忘.

面對很多話的禪嬋, 我那天其實很大壓力, 那天她問了我好幾次相同的問題: 你究竟是不是真的想見我的? 搞到我也忍不住笑著說: 當然想...

 

Posted by  at 01:51:00 | More | Edit | Comments(12) 



共4页 1 2 3 4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