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茶淡飯

taken by Bronica sq-a  明日風尚MING 6月號 「How They Live」

有一天, MING的編輯找我去拍一對廣州設計師夫婦的家, 當她把對方的名字說我知道時, 我既意外又好笑, 因為這對夫婦就是我認識很久的葵和isolan.

由好朋友給自己拍, 這實在太巧, 巧到只可說是一種緣份. 拍完之後的第二日, 我們剛好約了中午要去野餐, 而大家也很有默契的提出了那天早上可以拍一下野餐前的準備. 但那朝我太早到了, 早到她們才剛起床吃早餐, 也因為這樣, 讓我看到她們那太普通而又幸福的二人時間. 而我亦相信她們那一刻真的當我透明.

 

Posted by  at 01:51:00 | More | Edit | Comments(11) 


無瑕

taken by FM2 《文藝風象》5月號

世界就像畫室一樣, 被各種顏料所塗抹.

人越大, 這些顏料就越厚, 嬉笑言談間, 多少是真假?

放下對人的面具, 自然就會遇到真誠.

純淨的內心, 是妳最大的寶物.

 

Posted by  at 09:58:00 | More | Edit | Comments(12) 


消波塊

taken by FM2

上星期天, 和香港相机生活的朋友們去到萬宜水庫野餐.

站在東壩的消波塊上, 數十米下面的海浪正拍打著堤壩, 而在上面的我們, 看到的卻是另一個世界.

 

Posted by  at 02:34:00 | More | Edit | Comments(10) 


過山道

taken by Bronica sq-a

離開咖啡店後, 我們去了朝陽公園, 那天公園顯得很冷清, 沒有多少人. 我們跨過牆, 走進了一個過山車的場地. 過山車很久很久也沒坐過了, 但坐在車上高低起伏的沖上沖下, 那幾分鐘的車程在緊張中不消一刻就過去了, 至於在軌道上看到什麼, 似乎也從沒時間顧及, 就算看到過, 又是否真的可記在心裡?

記得去年夏天去上海時有兩天去了杭州, 那天旅館的老板發消息給我, 問我去了哪, 說禪嬋來了旅館住, 那時我既意外又有點無奈. 第二天晚上我坐動車回上海, 老板又問我回來沒, 說禪嬋快走了. 結果當我回到旅館, 老板說她剛走了. 其實那時我想就算趕及見一面, 那和坐在過山車上看風景也只是差不多, 所以那時我也沒特別勉強要趕回去, 兩個人見面, 有時就算有多巧妙的機緣, 甚至你多主動, 時間未到就是未到.

那一天, 我和禪嬋走上軌道上, 坐在上面的一個小平台, 第一次在上面看旁邊的過山車軌道和下面的景色, 也只有這種可停留的時間才讓人難忘.

面對很多話的禪嬋, 我那天其實很大壓力, 那天她問了我好幾次相同的問題: 你究竟是不是真的想見我的? 搞到我也忍不住笑著說: 當然想...

 

Posted by  at 01:51:00 | More | Edit | Comments(12) 


溫情的地圖

taken by Bronica sq-a

離開北京的前一日, 再一次約了禪嬋, 約了中午在三里屯apple store等, 但我卻走過了頭....正當疑惑的時候, 禪嬋就在前面看到我, 問我: 是看到我所以走過來嗎? 我答是....哈

那天她原本約了我去溫情地圖咖啡店, 其實我是有點不想去, 因為第一次見她就已經是在咖啡書店了, 所以我還是想在外面走走, 但一時之間又想不到去哪, 結果最後還是聽她去了咖啡店. 咖啡店在三里屯的一個小區裡, 很小的一家, 我們坐在外面的小陽台上, 禪嬋說這裡是她最喜歡的咖啡店, 想一個人的時候都會去這裡....那一刻我發現我差點浪費了她的心意. 我想每一個人都一定有一個屬於他自己的咖啡店或小地方, 當你想一個人靜靜的, 或想去思考一些東西, 或心情不好的時候, 這個地方總會給你溫暖的感覺, 安撫著你的內心, 讓你慢慢回復平靜和信心. 而每當朋友來香港, 我也一樣喜歡帶她們去我最喜歡的私密咖啡店和茶餐廳, 因為這是我認為最好的地方, 而你也是我心裡重視的朋友.

每一個城市都有它的好與壞, 除了它的內涵文化和表面風景外, 朋友其實才是影響你對這個城市觀感最重要的一環, 因為有她們在, 這地圖才不會冰冷, 而是充滿溫情.

 

Posted by  at 02:07:00 | More | Edit | Comments(9) 



共19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