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蓮

taken by FM2

結束上海之行的前一天, 下著雨, 刮著大風, 冷得我差點不想出門, 但最後我還是決定去一個新地方走走. 我想去的是一個有很多舊弄堂的區域, 但那天我似乎走錯了反方向, 只看到一些不太完整的老弄堂, 但隨便亂走, 去到一個破舊而植物處處的老弄堂, 我卻被某家門前的一缸睡蓮驚嚇了. 在這樣灰沉的天色和弄堂裡, 養在舊浴缸裡的睡蓮似乎散發著一種魔力或詩意, 那一刻突然之間就讓我著迷起來, 就像發現了什麼寶物一樣. 也是這一刻, 我發現了我的每一次旅程的最後, 我都會遇到一些特別深刻的意外風景, 就像宿命一樣.

第二天真正離開上海前, 因為天氣好轉我決定再去一次睡蓮弄堂. 弄堂沒了昨日的陰冷氣氛, 衣服白布今日在陽光下輕盈的飛揚起來, 睡蓮的主人看到我拍照也走來和我聊天, 說蓮花下星期應該就開了, 看到旁邊的花木乾乾的, 他又突然開了水喉澆花, 說這樣拍會好看些...於是我也順他意思隨便按了一張....

其實我反而想拍他, 一個很平常狀態的他, 大叔初時也不太願意, 但說多兩次, 大叔又沒所謂了. 但當我準備要拍時, 他卻給我一個V字手勢....雖然這不是我想要的, 但想想或許這才是大叔的真性情, 那一刻我覺得這大叔其實蠻有我的風格....哈哈

盛夏的時候, 我會再來一次, 希望那時還可以看到開花的睡蓮就好了.

 

Posted by  at 01:45:00 | More | Edit | Comments(4) 


清茶淡飯

taken by Bronica sq-a  明日風尚MING 6月號 「How They Live」

有一天, MING的編輯找我去拍一對廣州設計師夫婦的家, 當她把對方的名字說我知道時, 我既意外又好笑, 因為這對夫婦就是我認識很久的葵和isolan.

由好朋友給自己拍, 這實在太巧, 巧到只可說是一種緣份. 拍完之後的第二日, 我們剛好約了中午要去野餐, 而大家也很有默契的提出了那天早上可以拍一下野餐前的準備. 但那朝我太早到了, 早到她們才剛起床吃早餐, 也因為這樣, 讓我看到她們那太普通而又幸福的二人時間. 而我亦相信她們那一刻真的當我透明.

 

Posted by  at 01:51:00 | More | Edit | Comments(11) 


無瑕

taken by FM2 《文藝風象》5月號

世界就像畫室一樣, 被各種顏料所塗抹.

人越大, 這些顏料就越厚, 嬉笑言談間, 多少是真假?

放下對人的面具, 自然就會遇到真誠.

純淨的內心, 是妳最大的寶物.

 

Posted by  at 09:58:00 | More | Edit | Comments(12) 


沒有被拍爛的城市

taken by FM2

當我還是一個學生, 還沒拿起相機的時候, 我就聽過別人說"這個城市沒東西可拍".

後來當我接觸到不同攝影師的作品, 看到有攝影師把極其平凡不值一看的東西拍成名作, 我就明白到這世界的任何東西都有它的美感存在.

每一個城市都在進化, 你所看到的城市不會一成不變.

你的城市, 不是給你拍爛的, 而是給你發現的.

如果你發現不到, 這不是因為它太單調, 而是你的內心太枯燥而已.

 

Posted by  at 02:23:00 | More | Edit | Comments(23) 


消波塊

taken by FM2

上星期天, 和香港相机生活的朋友們去到萬宜水庫野餐.

站在東壩的消波塊上, 數十米下面的海浪正拍打著堤壩, 而在上面的我們, 看到的卻是另一個世界.

 

Posted by  at 02:34:00 | More | Edit | Comments(10) 



共36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