遁入空門

taken by FM2

記得第一次知道段府, 並不是從北京朋友們的照片, 而是那套夏雨主演的《陽光燦爛的日子》, 當時看到夏雨在這棟華麗的老建築屋頂上走來走去, 偷偷的潛入裡面的房間, 當時的我是有多羨慕.

這棟清末的陸軍部建築, 應該是北京剩下來最美的近代建築了, 那天我和朋友一起來到這裡時, 遇到一位熱愛北京舊建築的中年男人, 他給我們娓娓道來這建築的特點, 但其實對我來說, 建築只是外表, 再美的建築, 現在也只不過是個空殼. 而段祺瑞執政府中的這個段祺瑞, 其實才是這裡的靈魂.

段祺瑞身為一個北洋軍閥, 可能多數人都認為他也不是什麼好人, 我以前也這樣想, 但後來看了一套有關北洋軍閥的歷史紀錄片, 我才發現他其實是個蠻有個性的軍人. 在第二次直晥戰爭給吳佩孚打敗後, 段祺瑞沒有像其他軍閥的逃走去其他使館, 而是回到北京的家裡, 部下問他為什麼不快走, 他就說我為什麼要走? 結果最後打勝仗的吳佩孚進入北京城後, 反而去到段府向段祺瑞道歉, 之後就帶著軍隊離開北京, 而自始之後, 段祺瑞也心灰意冷, 不再復出. 後來張作霖被日本人炸死, 日本人想利用段祺瑞做華北的傀儡, 但正在北伐的蔣介石知道消息後, 就怕段祺瑞被利用(段祺瑞是蔣介石以前軍校的校長), 於是把他接去南京, 並想他復出做總統, 但卻被段祺瑞拒絕. 其後段祺瑞去到上海和女兒生活, 學起佛來, 最後更遁入空門, 不久後就平靜的離開了這個煩亂的塵世.

在這個段府裡面, 可能有很多人不同的記憶, 或者像我認識的朋友在那裡上演過的愛情故事, 但當我真正來到這裡, 看著這棟灰色空蕩的華麗建築時, 我覺得段祺瑞的遁入空門, 其實才是這裡的最佳寫照.

 

Posted by  at 02:26:00 | More | Edit | Comments(17) 


Rki成長日記 2

taken by Bronica q-a

最近又給Rki拍了成長日記, 看回以前給她拍的照片, 發現她好像每一次也不一樣. 由最初的稚嫩到現在的稍為成熟, 而這個轉變也不是裝出來, 而是真真正正經歷過一些事而表現在臉上.

Rki說我不喜歡她笑, 其實不是不喜歡, 只是一個笑臉會把其他表情都遮蓋了, 無論是臉上的表情, 還是內心的表情. 看著一張平靜的臉, 可能才是最真實的自己.

 

Posted by  at 02:16:00 | More | Edit | Comments(18) 


半空

taken by FM2

那天在庫布里克書店第一次見了禪嬋, 短短2小時的見面就在不斷發問和被問中結束, 樹那天說這是他見過我說最多話的一次...

離開的時候禪婢問我們有沒有興趣去看她跳舞的地方, 於是我, 樹和小躺本著圍觀的心態去到MOMA的一條空中走廊上, 結果參觀變了一起學習, 但在一輪熱身後, 我們3人手腳明顯都硬了....最後一邊看著她們行雲流水的扭動著身體, 一邊靜靜的走了.

對於我們3個人來說, 現代舞可能永遠學不成, 但在這一個空中舞台上, 我們卻看到了另一個北京風景.

 

Posted by  at 02:52:00 | More | Edit | Comments(10) 


光之旅人

taken by FM2

或者每一個人都曾經生活在黑暗之中, 不能坦然面對現在的處境, 生活, 或自己.

但我想沒有一個人會真的留戀這黑暗世界, 我們總是默默地努力和等待.

等待陽光把身上的黑暗驅散, 等待和陽光面對面, 甚至被陽光所覆蓋.

那天在MOMA, 小躺和Kit都融化在溫暖的陽光裡, 雖然沒有把樹也拍下來, 但我們, 或每一個人, 其實都是光之旅人.

 

Posted by  at 02:10:00 | More | Edit | Comments(18) 


好靜時光

taken by Bronica sq-a

那天一個人來到輔仁大學舊址, 沿著以前的貝勒花園長廊, 來到這一塊小空地.

庭臺樓閣, 荒木處處, 雜物四散, 沒有王府那樣的氣派, 沒有重門深鎖, 更沒有一覽從前的遊人們.

但我更喜歡這裡, 就算只是無所事事的坐在空地上, 或隨便搬來一張小椅子, 站在上面看看四周, 也沒人理會我.

這樣可能太無聊, 但卻滿足了我在這個陽光下午想要的一段小時光.

 

Posted by  at 01:46:00 | More | Edit | Comments(15) 



共36页 第一页 上一页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