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之花

taken by FM2

無意之中,來到這片安息之地,香港最古老的一個墳場。

紀念碑,天使像,青苔上的最後留言,陽光樹影之下,圍牆外車流不斷,這裡安靜如昔。

一朵小花,愛依然在心。但就算沒人記得,永遠之花還是為你永遠綻放。

記憶可能會遺忘,但愛可以定格。

 

Posted by  at 01:45:00 | More | Edit | Comments(8) 


誤船之樂

taken by FM2

梅窩,第一次去是因為誤了去長洲的船才去。

去到之後,才發現她是個清靜無遊人的好地方。

再好的地方,會因為遊人充斥而不再美好。

而平凡的地方,卻因為平凡而自得其樂。

 

Posted by  at 02:31:00 | More | Edit | Comments(6) 


溫潤的節奏

taken by FM2

喜歡坐電車的感覺,特別是坐在上層的後座。

它雖然不快速,但電車一輪接著一輪的在電車路上行駛,雙行線交錯而行,總有一種奇異的追逐感。

後面車上的外國遊客拿著相機對著前車的我,而我也舉起相機回應,產生了最電影的情節。

但靜下心來,在溫潤的木色車廂裡,無論外面變成怎樣,聽著那不變的叮叮聲。。。

你會發現,這是這個城市最美妙的節奏。

 

Posted by  at 02:36:00 | More | Edit | Comments(11) 


唐樓生活美學

taken by Bronica sq-a 《城市畫報》282期 萌古屋 制造學

可以住在老房子裡, 我想有不少人也有這樣的願望, 如果這個老房子裡還包括了以前的所有舊式家具, 我想要找到這樣的老房子絕對是一種緣份. 而Michael Leung, 一個英國長大的香港設計師, 他住的舊唐樓正正就是這樣的老房子, 無論床櫃, 以前的碗筷, 甚至各色神像祖先都一拼留下來, 走進他的家, 除了他手上的Mac book, 似乎也沒有更先進的東西了.

兩邊180度的綠色舊鐵窗, 淺藍色的瓷磚牆, 看上去就有一種清涼的感覺. 第一次到他家拍照時, 他從冰箱拿出一包剛採回來的蜂巢給我吃, 一放進口中, 那種天然的蜂蜜甜味實在難以形容, 而蜂巢也融於口中, 真是一試難忘, 害我後來再到他家中時, 差點想再問他有沒有蜂巢吃....哈哈 Michael就是這一個這樣奇異的人, 經常都會去到不同的地方採蜂巢, 當我看到他採蜂巢的照片時, 我覺得他真的太厲害, 究竟是什麼人來的....哈

雖然Michael在英國長大, 但他的生活絕對和他住的舊唐樓和所在的舊區融合為一. 每次我到他家裡, 他都問要不要喝茶, 之後就拿出一個萬壽無彊的老茶壺, 給大家倒起熱茶. 有次他要出外, 見他穿了一對白飯魚(很港味的白布鞋), 當時就覺得他那身打扮特別街坊. 不過, 其實我最不明白的是他為什麼要每天給家中的關帝畫像上香? 這個真是匪夷所思...哈哈

有些人喜歡把老房子重新打造, 但我其實更喜歡Michael那種原汁原味的生活, 老的舊唐樓不是空殼, 裡面的舊家具用品也不是擺設裝飾, 過去的生活被保留下來, 而且在他手上繼續延續下去, 舊物與新生活其實沒有障礙, 只要你懂得善用, 一切都會自然融合.

 

Posted by  at 02:30:00 | More | Edit | Comments(9) 


沒有被拍爛的城市

taken by FM2

當我還是一個學生, 還沒拿起相機的時候, 我就聽過別人說"這個城市沒東西可拍".

後來當我接觸到不同攝影師的作品, 看到有攝影師把極其平凡不值一看的東西拍成名作, 我就明白到這世界的任何東西都有它的美感存在.

每一個城市都在進化, 你所看到的城市不會一成不變.

你的城市, 不是給你拍爛的, 而是給你發現的.

如果你發現不到, 這不是因為它太單調, 而是你的內心太枯燥而已.

 

Posted by  at 02:23:00 | More | Edit | Comments(23) 



共2页 1 2 下一页 最后一页